小笼包

【TK】Shame-羞耻

詩人Darwin:

开车啦




啦啦啦


哪有性冷淡风的肉,难道你们忘了曾经在炮友里被我支配的恐惧了嘛

【诗】旅人

Celieas:

做一个少数派
众人向西去朝圣,你就向东走
众人去往天堂、仙境,去享极乐
你就踏往烟火
去尝尝这世上的雨,凡尘的水


风声代替蝉鸣
拂过晒裂的伤口
山谷回应你千万次的呼喊
却不给予施舍


如果要我回答
我会说这是风的恶作剧
只让雨刮在你身上
万般酸苦只害你一人


你见到更多的故事
更多的面孔
你看见蓝色的星辰
便以为是大海


在旅途尽头你倒下
这炎炎夏日
不多时就会来一场雨
把你送回
冰凉的天堂去

拜托了

做正能量的霸霸daddy:

拜托大家了!

Shoot 同人屋:

Collapsebeans:

http://www.zimbio.com/brackets/TV+Couples+March+Madness+2016

投票刷起来啊!!!画的期间又掉到44了。 被围殴好气啊不能保持围笑了【赢了TW的话从明天开始到501开播我每天日更_(:3」∠)_

终于发糖了😭

水瓶座的悲伤:

感动的要哭,很久没哭,不失为天大的幸福!

【冷凝涧】[4]

英语课上偷偷看

敏爷的窝:

刚在手机上码的,此篇较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ˉ(∞)ˉ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你一女流之辈,怎懂得官府缉拿罪犯之事。再说,我们不仅要缉拿马德羲,还要将其手头上的私盐全部缴获,你怎可能办到。”肖捕头不屑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说到女流之辈,我想肖捕头也是其中一员吧?你一女流之辈都有能耐当上捕头,我为何不可有缉拿犯人之计?”女人慵懒地坐在檀木椅上,漫不经心地拂过桌上的琵琶弦,一声悠长的弦音从指尖流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依我看,你们的策略无非是静候马德羲的出现,然后召集埋伏已久的所有捕快与其厮杀一场,然后将其缉拿。”女人带着不屑地媚笑了一声,“真是不忍心看着你们如何惨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惨败?!你什么意思!”肖捕头怒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哟,我的肖捕头怒了呢,真可爱,不过我更喜欢看你羞怒的样子呢。”女人柳眉一挑,暧昧不已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马德羲仇家多,且其生性多疑,身边有很多武功高深的手下时刻跟随他身边。就连在冷凝涧与姑娘鱼水之欢时,因害怕姑娘是仇家的细作,便令手下跟随其入房。对付这种人,凭你们的策略,恐怕只能以失败告终吧?”
        竟有多疑到此般地步的人,肖捕头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。“那你有什么高见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在求助于我吗?”女人站起身,走到浴池边,拿起的一条干净的毛巾,俯下身子,将其放入水中沾湿,尔后轻轻地在肖捕头身上擦拭着,而后者略带抗拒地闪躲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都开口了,我又怎么会狠心拒绝一名绝色佳人的请求呢?”说着,她的唇在肖捕头的颈项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假冒贩卖私盐的商人,和他谈一笔生意,将其手头的私盐全部买下,与其签订合同,有了这份合同,就不怕其被捕后不承认他手头还有存货。”肖捕头认真地听着女人的谋划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女人的话语停顿了下,将身子前倾,俯到他耳旁,“嗯,期间需要你假扮青楼女子哟~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!这绝不可能!我不穿女人的服饰!更不会扮青楼女子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堂堂肖捕头,竟不能以大局为重。想要顺利缉拿马德羲,必须支开其手下。期间我自有办法支开他们,但此后得有人待在他身旁找好时机捉拿他。此人疑心如此重,怎会在没有手下保护的情况下和男人相处?如果你不扮青楼女子留在他身旁,难不成让你的男手下假扮女人?我想他们的姿色可不堪入目。”女人顿了顿,“难不成你想让我一弱女子与他独处将其拿下?”女人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态,“万一,他要是把我那什么了,你不心痛吗?”
        肖捕头一来因其爷们的脾性,实在招架不住女人楚楚可怜的撒娇,二来是要以大局为重,最后无奈地点头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还需要你的手下去办几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?不会也扮青楼女子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倒不是。马德羲在不完全信任我是私盐商的情况下,是不会轻易和我做交易的。我需要你的手下着便服,快马加鞭赶往津厹,秘密地向津厹的官府借大量官盐,然后假扮私盐商的货运人,将盐运至汭水。另外派大量捕快在汭水埋伏,等到运私盐的手下到达汭水时,出来将其捕获并收缴所有的私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何以为此?”肖捕头满脸不解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为了制造出我的私盐被官府缴获,而急于交货的我,只能向马德羲购买私盐的假象。此外,令你的手下从本城官府中运大批盐到冷凝涧的地下暗室去,以冒充我的私盐库,增加其对我的信任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好办。我这就下令他们去执行。”肖捕头急忙站起身,但被女人用力一拉,踉跄坐回浴池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干什么?!”肖捕头一脸恼怒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你要穿什么出去下令呢?你衣服可是湿了呢。”女人坏笑地指了指浴池中的衣物。“我们冷凝涧只有女人的衣服哟,要不我给件你穿着出去?”
        肖捕头握紧拳头,顿时青筋突起,“那你究竟想怎样?!”
        “把你的腰牌给我,我去下令。”女人妩媚一笑。
        肖捕头略带气愤地从湿衣物中掏出腰牌给她,“敲打冷凝涧侧门处的墙砖三下,自然有捕快出来接应。”不知为何,他会信任面前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要出去处理一些事,你要在这等我哟。浴池旁边的柜子里有许多干净的女性衣物,你挑些穿上。梳妆台上有胭脂水粉,你自行画个艳丽的妆容。待我回来再教你练习青楼女子的步伐与神态。”女人给他露出一个甜腻的笑容,然后掩门出去,留下浴池中神情石化了的肖捕头。


*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  女人来到冷凝涧的侧门处,在墙砖上敲击了三声,一名捕快从暗处窜出,速度快得惊人。当其发现面前的人不是肖捕头时有些诧异。
        女人向其出示腰牌,“肖捕头有急事出城,临走前托付我找你们办两件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随后她将任务告知于面前的捕快,“要立马办成,不可耽搁!还有,当你们的人将盐运到冷凝涧时,进去找个叫朱三的人,他会带你们去地下室。注意这件事不能惊动冷凝涧的其他人!要是任务败露,后果我想你们很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捕快见其手上的腰牌和敲击墙壁的行为,也就不多做怀疑,转身离去,快速消失在女人视线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女人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,但随之即刻消逝,转身走入冷凝涧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叫羽蝶到我房里来。”她以命令的口吻朝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道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冷艳得如万年冰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姑娘立即收起了嬉笑的神情,快步朝内房走去。


*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典雅的屋内,一声轻轻的敲门声传入。
        “进来罢。”
        屋外的姑娘推开房门,随之谨慎地将其掩上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位姑娘即是女人口中的羽蝶,容貌清秀脱俗,绯红的脸蛋上粉黛未施,一双明眸里隐含媚态横生,柔风弱骨之态又显刚绝清冷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阁主有何吩咐?”姑娘的声音很柔和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尽快去搜集宁国最大私盐商的资料,在酉时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是!羽蝶这就去办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且慢,我让你查找关于肖凌云的幼年时期资料,可有着落?”
         阁主话语刚落,羽蝶的双眸突然闪现一抹黯然的神情,“她弱冠之前的资料难以查询,我已发动各地人马去打探消息,但仍无下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让他们继续打探!”女人冰冷的神情上多了份失落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!阁主。”羽蝶掩门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她的内心翻涌着一阵酸楚。对于屋内的女人,她的主子,她有种超乎下属与主子之间的情感。而这种情感,一直埋藏在她的心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肖凌云你究竟是什么人?为何你要出现?为何阁主谈起你时眼神中会流露出不曾有过的柔情?一种我渴望的柔情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篇[+..••]真的好短诶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希寡】拒絕

Love.AA:

   最近神盾局每個人對着Natasha都小心翼翼的,甚至是見到她便立刻跑掉,甚至連復聯的眾人都不敢惹她,因為她最近脾氣实在太暴燥了,連Fury也不能幸免。原因嘛…就是工作狂副局已經留在局內整整一個月了,基本上她把局裡的辦公室當成家了,令Natasha十分不滿,但副局卻一副不把工作完成就不行的模樣。
   終於,Natasha忍不住了。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,副局辦公室四周人全被Natasha趕走,這一大片空間,只剩下副局和Natasha兩人。Natasha輕易地破解了Hill辦公室的密碼,把襯衣的扣子鬆開兩個才走了進去。「Hill?」Natasha嫵媚地一邊走,一邊說但Hill並沒有看過她一眼:「Nat?你怎麼來了,我不是說了我最近一個月都要處理局裡的事務,讓你不要來麽。你也知道最近事情特別多,局裡需要我。」Natasha有點生氣,她走到Hill身後,彎着腰,在Hill耳旁說:「可是,我也需要你啊!」Hill耳根有點微紅,但她仍態度坚定地說:「怎麼會,你可是黑寡婦」「哼!」Natasha不禁感嘆,為甚麼自己會找了這樣一個木頭呢…「我在特別的方面需要你嘛。」說完她開始細吻Hill的脖子,令Hill握筆的手不由得震了下,「你在做甚麼?」Natasha回答:「我在想,既然你不肯走,那麼我就在這裡滿足自己的需求好了。」「什?什?什麼!!!嗯……」Natasha的手隔着制服揉着Hill小巧的胸部,一邊用言語調戲着Hill,「你不是不肯離開這裡嗎,我可沒有違  反規定噢~而且,你也該"放鬆""放鬆"了吧。」Hill喘息着反駁:「這可是在公共場合,被人看到怎麼辦。」Natasha慢慢地解開Hill的衣服,把Hill的椅子轉過來,看着她說:「可你不是說不要離開這裡嘛,可況我已經清空這一片地方了,不管你再怎樣叫也不會有人聽到的呢~」「好了,服了你了,我現在就收拾東西回家,行了吧!」Natasha笑嘻嘻地站起來,就站在一邊等着。
    於是神盾局裡的員工便看到了奇景,平日十分嚴肅的副局長衣衫不整地被黑寡婦拉着走。
    後來第二天,Hill被公寓的經理叫住,說是她們房间昨晚太抄,被人投訴了~

中心还缺人吗

布叁布肆AS:

自制 《德西玛你到底把我家大锤藏在哪里了》POI女演员研究中心第二次集体发病。灵魂歌姬@phoneZ实力精分,包办所有声部;@Frioniel实力编曲,负责所有琴、鼓,并揉进了POI配乐元素;@轻度山水郎承包作词、P图,手绘、GIF动画等;打酱油的主任,再次表示:我爱你们!!!!